您的位置: 庆阳信息港 > 金融

王建宙退休一个征战多年身经百战的通信老兵

发布时间:2019-05-15 04:37:33

[ 生活和工作中的王建宙痴迷于电信行业,同时还是一个达人,随身携带5个是他的习惯之一 ]

无论多么跌宕起伏的戏剧都有谢幕的时候,职业生涯也是如此。

过去一年多,中国移动董事长王建宙一直被传言即将退休,3月22日,传言变成现实。

2月16日,中组部相关部门人员到中国移动进行了干部考核并与主要管理干部谈话,现任党组书记、副董事长奚国华将接任中国移动董事长1职。

在王建宙掌舵中国移动的七年多时间里,中国移动的收入从2004年的1924亿元(人民币,下同)增长到2011年的5279.99亿,净利润从420.04亿增长到2011年的1259亿。用户数也从2004年的2.042亿户增长到2011年的6.5亿户,增长了3倍以上。

对此,王建宙谦虚地表示:我有幸作为中国移动管理团队的一员,与全部员工一起,见证已经驶入国际轨道的公司列车,借助列车已有的惯性,继续快速奔驰。

素描王建宙

2012年3月22日,经过工作交接和简短的发言,年届64岁的王建宙终究卸下了身上的重任,不过未来一年,他仍担负全国政协委员的职务。

王建宙出身杭州的一般公务员家庭,中学时曾到杭州农村下乡三年,也曾在杭州西湖边当免费导游,为的是学好英文。

接触过王建宙的人对他的评价一般都是儒雅、谦和、极少发脾气。

从某种角度看,王建宙不太像一位国企负责人:他不喜欢前呼后拥,不管出席何种规格的国际会议,多身边带一个秘书,因此,当大部分国企负责人都喜欢自称企业家时,王建宙更愿意把自己定义为职业经理人。

他同时是一名上市公司高管。王建宙这样描述自己的状态:长时间坐在高速列车里,整天处于一种高速运动的状态,乃至连睡梦中都有这类感觉。每天早上上班,他的件事就是看前一天晚上纽约股市中国移动的股价,如果连续两小时不看公司股价,就会觉得不舒服。

与其他专注本土经营的国企负责人相比,王建宙以流利的英语活跃在达沃斯等国际经济论坛和国际投资者的交流会上。从集团董事长默多克到软银集团董事长孙正义,包括互联新贵Facebook CEO扎克伯格都在他的朋友名单之列。

生活和工作中的王建宙痴迷于电信行业,同时还是一个达人,随身携带5个是他的习惯之一。比如同时用两个上,以比较不同的上速度,或者连续3小时将保持通话状态,以测试移动络信号覆盖情况。

这类对的关注演化成王建宙的一个特殊习惯拍亭。无论去哪里,只要看到亭,就拍下来。我拍了许多国外不同城市的公用亭照片,放在相册里,给大家欣赏。后来变成一种爱好,出国考察期间都出去找亭。

常常有人问我有甚么爱好,我回答,其实我的爱好很简单,也很容易满足。以前我喜欢看到人们用打,现在我更喜欢看到人们用上。这就是我的爱好,无论什么时候,看到有人用,一种愉悦感就会油然而生。他说。

过去几年,中国移动一直是全球用户数多的运营商。2006年8月,中国移动市值超过沃达丰公司(Vodafone),成为全球市值电信运营商,此后连续5年位居全球电信运营商市值榜首。收入和利润的快速增长让中国移动被称为大象快跑,而王建宙就是推手。

2004年11月,王建宙从中国联通调任中国移动担任一把手,提出了发展农村市场的建议,却遭到公司内外强烈反对,来自投资者的反对声音尤甚。

王建宙认为,在城市市场已经基本接近饱和的情况下,只要能尽量降低每个用户的获取成本,分摊到每一个用户身上的投资和维护本钱几近可以忽略不计,因此,巨大的农村市场仍然可以带来高额利润。

他随即在2006年秋组织高盛等30多家投行的分析师到农村市场参观,并将此称为反向路演,终投资者大多都被说服了。事实也证明,王建宙这个不被大多数人看好的战略是对的。

1直到2008年,中国移动的收入和利润一直保持两位数增长,甚至长期在20%以上,增长动力主要来自新增用户的增长,其中的一半都来自农村市场。

当以用户、语音、短信为驱动的业绩增长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王建宙将目光投向数据业务,特别是移动互联给运营商带来的无限可能。中国移动需要互联疯子。2007年,王建宙在清华大学演讲的时候就明确指出。

尽管时至今日,由于触及多起腐败案,行业里对于移动梦的评价褒贬参半,但不可否认的是,当年大力发展移动梦、推动移动互联产业发展,中国移动做了个吃螃蟹的人。

从当年的移动梦到如今的Mobile Market,中国移动在思路和布局上少竞争对手两到三年的时间。移动梦不但给中国移动带来了20%~30%的数据业务收入,更造就了新浪、搜狐、易等互联公司的成长,以及一大批以SP概念上市的互联公司。

王建宙的遗憾

中国的通信产业如今经历了两次足以改变市场竞争格局的技术变革。一个是当年中国联通的成立以及CDMA技术的引入,另一个就是中国移动上马中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3G标准TD-SCDMA。而这两个变革的首任亲历者就是王建宙。

从王建宙1999年加入中国联通到2004年从联通轮岗至中国移动。资料显示,联通的移动用户从521万增加到9219万,增长105%,市场占有率由5.7%扩大到接近35%;主营业务收入从162亿元增加到670亿元,年均增长42.6%,收入市场份额从5.8%上升到接近14.5%。按用户数计算,联通成为全球第二大CDMA运营商。

将一个完全没有市场基础的通信技术在市场中从小到大地运营,直至占有一定的份额是对运营能力的巨大考验。一样的故事在TD-SCDMA上再次上演。

2009年1月,中国移动正式获得3G牌照,到2011年底,TD全国基站已经达到20多万,TD用户数达到5121.2万,三分天下有其一。

如果要说王建宙在任期内的欣喜的话,就是通过成立TD-LTE全球发展倡议(GTI)等多种方式推动中国主导的4G标准TD-LTE获全球认可,使中国的通信标准首次与欧美标准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如果说王建宙仍有遗憾的话,那就是TD-LTE还没有在其任期内大规模商用。

TD-LTE让中国企业次在国际标准的制定上有了话语权,而且与国际技术FDD LTE基本同步。这与王建宙每次在公开场合和国际会议上的极力呼吁和中国移动以身作则的投入密不可分。

中国移动的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2月底,全球已有5个TD-LTE正式商用络,另有10余家运营商明确了商用计划。

众所周知,TD-LTE对于中国移动的意义远大于技术标准本身,王建宙要做的,是抢在其他运营商之前,为中国移动的长远竞争力有备无患。

更值得深思的是,王建宙之后的中国移动将何去何从?在大象快跑了多年之后,其他两大竞争对手正凭借3G迎头赶上,中国移动独步天下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中国移动下一步如何走?继任者将为我们揭晓答案。

白带多是什么原因
宫颈炎的治疗方法
女人为什么会经期延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