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庆阳信息港 > 娱乐

江南征文蛇魅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0:20:18

【一】  夜黑风高,一弯新月如钩。  卧房里,一盏如豆残灯,微弱的光线映在一张面如死灰的老者身上。此人正是金刀派掌门华丰。只见他瑟瑟发抖,看着手臂上一条通体赤红的小蛇蜿蜒而上,眼睛里的害怕,比深的黑夜还要深。在他几步开外,俏生生站着一个绝色女子,饱满的额头,潭样的眸子投射出魅惑的神采,高挽的云鬓上斜插着一支蛇形金步摇,颤巍巍,美得惊心动魄。  “你……你是蛇……蛇姬!”华丰从牙缝间挤出的话断断续续,带着遏制不住的恐惧。  恐惧,是比美丽更加惊心动魄的绝望。    毒魅蛇姬,是近忽然声名鹊起的一个神秘杀手,使毒的功夫出神入化,短短的几年间,已经先后有十几个门派的掌门命丧她手,死状之惨烈,令江湖人无不谈“姬”色变。  传说中的蛇姬美艳无双,身着鲜红的衣裳,喜庆,妖娆,就像一个新嫁娘,可是,见到她的人都只有一个下场:死。  此刻,蛇姬满意地看着华丰的反应,摆动柔软的腰肢款款向前走了两步,漾起勾魂摄魄的笑:“既然知道我是谁,那你,还不赶紧拿命来,嗯?”华丰牙根一咬,既然在劫难逃,不如索性拼个鱼死网破,兴许……还有一线生机。主意打定,便不再理会臂上吐着红信的赤练,挥动手中的兵器向蛇姬斫去,凌厉的刀风将墙上的画都吹得簌簌发抖。蛇姬冷笑,食指和中指看似随意却又那么优雅地微微一弯,只听一声惨叫,他就像一堵被挖去地基的墙,晃动几下后轰然倒下,七窍里流出青黑的血来,眼睛睁得大大的,似有天大的不甘心。  蛇姬再次屈指隔空弹了两下,一线红光从华丰身上疾射而出,敛入她袖管。她没有再看躺在地上了无生气的华丰一眼,一拧身几个飞纵,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隐秘的山谷,有一间幽静的茅草屋。  蛇姬停下脚步,理了理被风吹得略显凌乱的发丝。一歇下来,她就机伶伶打了个寒颤,那股阴郁的寒气从脚底升起,瞬间散自四肢百骸。冷,渗入骨髓。  她苦笑。多年来以自身的精血炼毒、养蛇,纵然已足够小心,终不免被毒物反噬。所谓“医者不自医”,毒者如是。对于早就在自己身上根深蒂固的奇毒,她束手无策,只能硬撑着,熬过每一个寒毒发作的漫漫长夜。  这些年,她作为一个杀手,死在她手里的武林豪杰不胜其数,她不止一次地想,大概,我也快了吧!我死不足惜,可是……  她甩甩头,把烦乱的思绪抛诸脑后,往透着微光的茅屋走去。    “事情办妥了?”一个身着紫色长衫的男子背对着她,语气寡淡。  “是。华丰已死,接任掌门之职的,应该是我们安插进去的那个人,金刀派已经是我们的了。”蛇姬敛眉答道。  “你做得很好。”寒幽依然没有转身,“案上是温补的药,拿去吧!”  蛇姬眼眶一热,梗着喉咙应:“嗯。”  “听说温家堡终于按捺不住,不仅大量招兵买马,还和久居关外的塞外三鹰勾搭上了。你去看看。”  “蛇姬知道怎么做。”  “如若失手……”  “自尽。”  “好,去吧。”男子点了点头,自始至终都没有转过身来。  蛇姬拿起药,慢慢退到门边,欲言又止。  “嗯?还有事?”寒幽出声询问,冷冽中隐夹着一丝不耐。  “你……别熬夜。”蛇姬抬起头,对着他的背影轻声叮咛。  寒幽只向后挥了挥右手,没有回答,大概是不想答,又或者是,原本就不需要回答。    月光的小径上,蛇姬小心翼翼地捧着药包踽踽独行,身后洒落了一地黯淡的喜悦,如此卑微。    【二】  五步一岗,十步一哨,身配朴刀的堡丁们分工明确,一队队各司其职,有条不紊地巡逻在温家堡的每一处。温家堡果真名不虚传,其布防之工,防守之密,表面上看,竟似铁板一块。  关于防守以及破除防守,蛇姬颇有心得,她始终相信,再严密的布局都会有一些顾及不到的疏忽,这就是所谓的“百密一疏”,她要做的,就是以少的时间找到“疏”的所在,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要命,要出现在黑名单上的门派掌门的命!至于掌门死了之后由谁接手,如何接手,深思熟虑的寒幽自有安排。  温霆钧,名单上一个名字,温家堡堡主。  不得不赞温庭钧的老谋深算,温家堡是她见过的机关精巧、人员调配严谨的门派,她不敢掉以轻心,足足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摸清温家堡的布防。    是夜,蛇姬步步为营,绕过明岗暗哨,机关陷阱,来到温家堡的中心枢纽处——议事厅。议事厅此时灯如白昼,温庭钧正在和三个异样貌装扮的大汉商议着什么。房梁上的蛇姬屏气细听,可惜他们放低了声音,只隐隐约约听到“偷袭”“捏造”“嫁祸”……卑鄙无耻之徒,该死!蛇姬手一抖,空气中有一丝丝的异动,几不可感。那几个人正专心讨论事情,没有谁发现。  “好!就这么定了!”温庭钧兴奋至极,话音也提高了,“此计甚妙!如果奏效,那姓寒的小子肯定坐不稳盟主的宝座,到那时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杀了他。你们放心,老夫要是当上武林盟主,不会忘记你们的功劳,到时候,我们一起吃香的喝辣的,享尽天下荣华富贵!”坐在为首的彪形大汉站起身拱手说道:“我们兄弟三人久居关外,早就听说中原花花世界,黄金遍地,美女无数,此番涉足,也是一番难得的游历。温堡主雄才大略,我们仨愿效犬马之劳。来,兄弟们以茶代酒,敬未来盟主一杯!”“干!”“干!”“干!”  如果眼光可以杀人,估计这四个人早就被蛇姬千刀万剐,凌迟处死了。但是以一敌四,她并没有必胜的把握。有效直接的方式是:毒。  想到这里,她无声地笑了。    正在这时,温庭钧忽然脸色一沉,叱道:“哪位朋友光临寒舍?还不现身吗?”凌厉的眼神直射蛇姬藏身之处。  果真不是容易对付的高手!蛇姬暗道。行踪既然已经暴露,躲藏也没有必要了。她索性格格一声娇笑,拧腰使一招“玄女飞天”,施施然飘落大厅中央,果然是一身新嫁娘般的喜庆装束。  飘逸的身法,仙子的神容,恍若这里不是危机四伏的温家堡,而是供她展示的舞台,一票观众济济一堂,等着她款款而来,一舞倾城。  塞外三雄被蛇姬的艳光所迷,不错眼地盯着她看,其中一个喉结滚动,竟是狠狠地咽了一下口水。温庭钧和他们不一样,他很久之前就听说过蛇姬这个名字,所以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对他来说,这个女人的威胁,远比她的美貌危险得多。  “你是什么人?无端潜入温家堡有何目的?”他面色阴得像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天空,盯着这个女人问。  的确,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子不知是敌是友,就凭她能够安然无恙穿过所有的布防,且在他眼皮底下潜伏了那么久才被发现,足见对方的实力不容小觑,即便刚才的机密没有被偷听,她的存在也是一个隐患。眼前的鬼魅女子,无论如何都是留不得的。  一念及此,杀机骤起,也不等女子回答,一双手便立时幻化出漫天掌印,排山倒海地逼过来,掌风里带着一股甜腥的味道。“海啸掌!”蛇姬暗暗点头,如此强劲精纯的功力,怪不得有统领江湖的野心。  忽然,温庭钧的脸变得狰狞,五官极度扭曲,恍若正经受着一场可怕的酷刑。他眼球前突,惊恐万状地盯着蛇姬,似乎在看一个从地狱深处走来的夺命罗刹,然后身体如泄气的皮囊,颓然倒地,气绝而亡。紧跟着“扑,扑,扑”三下钝物落地的声响,之前还趾高气扬的塞外三雄,已经变成三具没有任何生命气息的尸体。  须臾间就取了四个男子的命,蛇姬却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她恨极他们的阴狠毒辣,所以出手就是致命的“蛇涎丝”,除了中央的一个圆圈位置,几乎整个议事厅,她都布下了一触即发无药可解的毒丝。  戴上蛇皮手套,蛇姬将蛇涎丝收进腰间的百宝袋里,循着来路悄悄地离开温家堡。    东方泛起了鱼肚似的淡白色,接着,渐渐光亮起来;那白色像水一般漫向天空,一会儿整个天空变得透明晶亮。  荒郊,蛇姬脸色苍白,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只感觉到地面在晃动,而体内的那股寒毒越来越压制不住。她拼命咬紧牙关,强撑着残余的意识继续往前走,可是脚步越来越虚浮,视线里的景物越来越模糊,终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倒下之前,她隐约看到一个人影朝她奔过来,嘴里喊着:青离!    【三】  蛇姬终于在满室药香中悠悠醒转。睁开眼睛,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是青羽。  青羽见她醒过来,欢喜地用手背擦了擦眼角。  她先是一怔,然后忆起昏迷前的一切,就想坐起来。奈何身子软绵绵的一点力都用不上。青羽扶住她的肩膀,刚给你服用了息魂散,别乱动。  嗯,这是哪里?  青羽才止住泪,闻言眼圈又是一红,这是我们的家啊!这些年你去了哪里?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姐。  她看着青羽,这个比她小两岁的妹妹,自己离开的那年她才十四,印象中的她还是青涩懵懂的模样,如今已出落成如花似玉的十八姑娘了,而我,过着刀口上舔血的日子,该是老了吧,还拖了一身的伤病,早不复当年明眸皓齿的阿姐了……一时间竟是百感交集,千般滋味在心头。  我不是你姐,你姐早就死了。我是蛇姬。  姐!青羽喉咙哽咽地喊了一声,眼泪如断线的珍珠,簌簌而下,怎么也止不住。  青离,你又惹小羽哭了,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慕顺推门进来,眉头紧蹙,还是那副宽厚老实样。  慕顺,师兄,你知道的,我向来就不好说话。小羽长小羽短的叫得好亲热啊,你那么护着她疼爱她,是不是她已经成为你的娘子了?  你!慕顺气结,脸涨得通红,被她呛得愣是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姐,顺哥哥喜欢的人是你,你干嘛总要说那些话伤他的心?这四年,他一直在找你,很多人都说你已经不在人世了,可是他不信,他说,他能感觉到你还在,从来没有放弃过。现在我们终于找到你了,可是没想到,没想到……  没想到我成了蛇姬是吧!对,我是蛇姬,蛇姬就是我。哈哈,谁会想到水云山庄庄主、妙手圣女青羽的亲姐姐,居然是臭名昭彰的杀手蛇姬!姐妹俩一个救人,一个杀人,慕顺,你说,这是不是很有趣?  慕顺的脸有一丝的惨灰,他眼里满是探询和疼惜,青离,你是不是被胁迫的?说出来,不管是什么样的难处,我们一起面对。  不,我是自愿的。  姐!青羽拉着蛇姬,不,青离的手泣不成声。  我喜欢做杀手,真的。  为什么?慕顺愤怒得紧握双拳,指骨节啪啪作响。  因为银子啊!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我们正气凛然的爹,也就是你师傅,悬壶济世治病救人,所得的医资只有那么一点点,有时候还要倒贴,而我杀一个人就是几千两,地位越高身手越好,赏金就越高……  啪!慕顺一个耳光甩过去,生生把青离的话打断,青离的脸上立刻显出五个酡红的手指印来。  青离不怒反笑,慕顺,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这是你次打我。也罢,我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还是各安天命吧,放我走,以后就不要再找我了。  青离,我已经找到你了,就不会放你走。你就好好地呆在家里,我和小羽会想办法把你身上的寒毒清除掉。对了,我让小羽对你用了息魂散,你知道它的药性,所以,如果你有不告而别的念头,我劝你还是趁早打消为好。  慕顺!喂,你别走……  姐,你就听师兄的吧,好好歇着,等你身子恢复了再说,饿了吧,我现在去厨房给你做你喜欢吃的点心,等着我,很快的。青羽起身,帮她掖好被角,也走了出去。  听着他们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她叹了一口气,慵懒地闭上了眼睛。我没有回去复命,他,担心吗,会不会找我?    【四】  春日融融,活泼的鸟儿在树枝上跳上跳下,歌喉婉转,唧唧啾啾唱一曲春天的歌。青离手上拿着一个小小的玉葫芦,正专心致志地采集着花瓣上的露水,准备做药引子用。  青离,这是我给你挑的,看看喜欢吗?慕顺从怀里掏出一块包好的手帕,小心翼翼展开,眼神热切地看着她。  她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那是一根制作得非常精致的银簪,图案是镂空的牡丹花。她推开,我不喜欢牡丹。  慕顺一脸的失望,喃喃地追问,那你喜欢什么?  本来不想回答的,可是她看到了青羽往这边走过来,便侧勾着头,对着慕顺娇笑:你猜嘛,偏让你猜。  过了好几天,慕顺喜滋滋地拿出一个首饰盒子,献宝似的打开让她瞧,不放过她脸上表情的任何一个细微变化。  喜欢吗?  他的用心,让她有心里涌起了惊讶和感动,但是没有铺天盖地的喜悦。收起盒子,她的语气是疏离和淡漠的,嗯,谢谢。  姐,姐!青羽奔过来,手里扬着一个做工略显粗糙的绣着一朵海棠花的荷包,姐,你看这个荷包好不好看?我跟慕顺哥哥去集市的时候,他送我的。  青离把首饰箱放在石桌上,指着荷包对慕顺说:我要这个。  青羽一愣,将荷包紧紧护在胸口,不,这是师兄送我的! 共 12410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睾丸不育的因素都有那些
昆明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如何检查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