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庆阳信息港 > 娱乐

超级英雄间谍派 第三章 又见求援的人

发布时间:2020-01-16 21:44:03

超级英雄间谍派 第三章 又见求援的人

开场赛一方是X教授的家丁,那身黑黄相间的涂装看着一点气势都没有,光头大佬的审美真的好奇怪。

另一方则是奥斯本工业的代表队,他们带来了新的战斗辅助外骨骼,是所有参赛选手中体积最接近人类,也最接近实物的机甲——至少参赛机甲可以直接被穿戴起来。

因为和托尼的谈话,章晋阳并没有注意比赛的具体情况,不过从现场观众那震天撼地的欢呼声和尖叫声来看,比赛一定是精彩万分的。

从贵宾席看出去,人们表现的非常狂热,虽然现在并没有统一的粉丝团体,但是现场火热的气氛,却并不比那些传统体育项目来的差。

到了这种程度,机甲大赛就是尽人事听天命了,只要没有那个不开眼的超级英雄到这儿来开一场战争,这比赛就毁不了。

接下来每隔三天都有一场比赛,赛委会精挑细选,在宣传上也做足功夫,实力强大的队伍就大肆宣传,普通的就一笔带过,至于那些看起来像是玩闹的,很抱歉,除了在比赛目录上有他们的消息之外,不会有任何宣传的。

奥拉尼德斯的盟友们都很给面子,一些在夹缝中生存的小公司也指望这次比赛一鸣惊人,还有制造智能机器人的工业集团,所以当章晋阳认真的筛选比赛进程的时候,发现可能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糟糕。

然而就像那个黄油定律,麻烦总是接踵而至,蒋书雁打来,神盾局又出问题了,这一次,寻求帮助的是梅琳达。

章晋阳诧异得很,梅为什么会找到蒋书雁头上,这个女人是个铁疙瘩,除了科尔森,章晋阳想不出来还有什么人是这个总咬着牙的女人在意的。

然而事情有趣就是有趣在这里,梅琳达觉得自己的力量太过薄弱,希望能加入英雄训练营,最后拿到强化名额。可是她的工作性质与众不同,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按照训练营的标准完成课程,所以才找到蒋书雁头上。

蒋书雁和训练营有关梅是早就知道的,他们也并没有对神盾局太过保密这一点,毕竟章晋阳的身份摆在那里,蒋书雁和严老道的底细不可能不被翻上几遍。

有着国内和奥拉尼德斯的双重掩护,他们的间谍身份并没有像章晋阳一样遭到怀疑——其实很多人都确信章晋阳就是炎黄间谍,可是他的危险等级高得离谱,除了尼克·弗瑞,没有人有那个勇气把这件事摆出来和他讲条件。

这也是科尔森对他严防死守,却不得不三番五次的做点妥协交易的原因,话说间谍做到章晋阳这种程度,也是独一无二了。

但是蒋书雁不一样,她的掩护很好,又有章晋阳在前面吸引火力,所以她一直都是作为章晋阳的背景板出现的,而有鉴于炎黄的传统,章晋阳发达了,带契蒋书雁一把,实在在正常不过——尤其蒋书雁的能力确实很强。

梅琳达和蒋书雁相识良久,知道蒋书雁很多不为人知的事,包括这个大律师其实在为地狱火工作,但是她并没有找到蒋为炎黄工作的证据——就算有,她也不会说出去的,因为蒋书雁和她的妈妈风格太像了。

章晋阳来到很久没来的TPE的办公室,先和梅婶婶——蜘蛛侠的婶婶一直不肯放弃在事务所的工作,因为她现在是马特·默多克律师的秘书——拥抱了一下,感叹一下彼得忙的几乎不着家,才去蒋书雁的办公室里见到了梅。

梅琳达的状态并不怎么好,一身征尘,满眼的怒火和悲伤几乎要透过血丝喷射出来,这个状态接种X基因的话,可以肯定百分之百会觉醒了。

这个状态不适合叙旧,所以章晋阳直言不讳:“梅琳达,你的事我知道很多,比你想象的多,英雄训练营的课程可以免去,我相信你不会成为邪恶阵营的一员。

但是,基因强化不是儿戏,现在这个社会风气,对于强化人可不怎么友好——这里面神盾局是要负有一定的,而你也不能保证神盾局在未来就是超能镇的盟友。

那么,我需要一个理由,一个让我做出可能资敌的理由——我们都知道你不是那种两面三刀的人,所以提供神盾局情报作为报酬这话就不要说了。”

梅从鼻孔喷出一条长气,让章晋阳觉得这位应该是个母牛头人:

“安德鲁,我前夫,被九头蛇刺杀了,差点就死了。

我在追捕沃德的时候,这混蛋当着我的面用遥控的,可惜的是我们没能当场击毙沃德,他受了伤,但是也逃走了。

如果我的实力再强大一点,或者其他人有足够的实力,这种事就不应该发生,完全有机会在沃德下令前就将他击毙的——我们失手了,因为实力不足。

我不能接受这种事,不是失败,我失败的也不是一次两次,而是说,安德鲁差点因为这个死于非命。

这不是个例,你应该见过的,芭比,她也是因为同样的理由受了很重的伤,不得不在基地修养,让我们少了一个好手。”

章晋阳从听到“前夫”这个单词的时候嘴就一直没合上,知道听完梅的陈诉,他才如梦初醒的舔了舔嘴唇:“你的……前夫,韦伯斯特会伤心死的,他追了你那么久……

所以说表姐,你看梅都离过婚了,你什么时候给我弄一个表姐夫回来?”

蒋书雁翻了个白眼:“我认识梅的时候她就结婚了,我着什么急,要趁着年轻做点什么才行,再说了,性别不同,怎么能有爱情?”

梅也翻了个白眼,放松了一点:“当初和雁认识,还是因为我在大学里出任务,那时候刚刚结婚不久,后来和科尔森做了搭档,就离开了——那个时候我就觉得雁有点不对劲儿,现在轮到你这个弟弟头疼了。”

章晋阳一摆手:“没关系,舅舅在前面挡着呢,舅母不会拿我怎么样的。

不过你的这个理由……实话说,有点牵强。格兰特·沃德,他从你们那儿逃走了不止一次了吧?”

临邑县中医院怎么样
淮北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河北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治疗牛皮癣洛阳哪家医院好
雅安男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