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庆阳信息港 > 网络

决斗在子夜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8:06:24

他捏紧拳头,微微弓着腰,两腿稍稍弯曲着,他想再前进一步,在对方向他进攻之前。  他们两个决斗,他明显不是对方的对手,可是他不懂,自己已经主动向前进攻了两步,而对方还是一味地往后退。他想,第三次,对方肯定要主动进攻了。他偷偷深吸了一口气,脚趾在鞋底里抓了抓,他要立定脚跟,不能一拳就让对方击倒。  这时,远处响起了鞭炮声,五彩的烟花在头顶上闪耀起来。到子夜了,这里是市中心,是禁止燃放烟火的区域,但环线外的烟火鞭炮声,还是清晰地告诉这两个决斗中的年轻人,新的一年到了。  空气,在这色彩缤纷的夜幕里凝固;时间,在那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中停止。两个决斗中的年轻人,犹如两只羽毛根根竖起的公鸡,四目相对。一两分钟后,也许出于本能,也许出于自己明显的弱势,他第三次移动了脚步……  他睁大着眼睛,但看不清对方的脸,他脑子想象着自己将马上倒下。这个世界对他来说,没有太多的留恋。半年前,世界上的亲人,奶奶的离世,使他心灰意冷。他的记忆里没有父亲,母亲的印象也是非常模糊。小时候,被别的孩子欺负,奶奶就教他,别还手,能逃则逃,逃得越快越好,越远越好,为此他练就了一套逃跑的本领。上学时,他在跑步比赛中总拿。而今,他却没有选择逃跑,他要像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一样决斗。  对方明显比他有优势。就那一米八几的身高;就那宽宽的肩膀;还有那粗壮有力的两腿。没出拳,先把他的胆量吓退了一半。可是他没有退缩,他要硬着头皮,哪怕是头破血流,也要血战到底。他觉得自己像个武士,活到今天,二十岁了,才真正像个人,像个男人!  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对方在他第三次挪脚的一刹那,继续后退着,一个意外就这样发生了,他看见对手退到了人行道的边上,一个台阶,对手没出拳就倒下了。他看见一个高大的身躯,仰面躺倒在了马路上。  没有犹豫,也是本能,他上前弯腰向对方伸出了手,很快对方的大手握住了他,接着是两只大手握住了他伸出去的那只右手,他浑身一阵热乎乎的,对方起身拥抱了他。他感到自己喉咙哽哽的,眼睛里有些湿湿的感觉,他们为何决斗了,他自己好像已经忘了。  饭店里吃年夜饭的人爆满。他天来上班,是临时工,一百元一天的工资,对他来说是巨额了。领班说,只要他好好干,干完这新年的高峰后,可以留下的。跑菜的工作,比起物流公司的装装卸卸不知要省力多少,而且关键是跑菜工作的收入是装卸工的两倍还多。  他跟着表姐从老家安徽阜阳来上海半年了,奶奶死后,表姐是他亲的亲人了。他寄居于表姐一家四口租住的出租房的厨房间,两条板凳拼起的一个临时床位,让他顾了头,顾不了脚。他一定要好好工作,挣了钱就搬出去住。他每天用自己瘦弱的肩膀,扛起一包又一包的货物。春节放假了,表姐一家四口回了老家。他决定留在上海,来沪半年多了,他都没有出去好好逛逛。  大年夜,来到繁华的徐家汇,他看见饭店门口的招聘启事,于是他顺利成了这个饭店的跑菜员。  下午,经过了一两个小时的短时培训,五点多一点,饭店给他们用了便饭以后,就上岗了。一开始,他小心翼翼,和大家穿梭在大堂和后厨之间。六点半以后,饭店里座无虚席。他们几个泡菜员开始头上冒汗了。这时,在那个狭窄的通道上,他们相撞在了一起。那是个高高大大的英武小伙子,也是个跑菜的,他们相互还没打过一声招呼。  “你,你,是你碰到了我!”他们互相指责对方,在大堂经理的调和下,他们暂时散了,在第二次相遇的通道上,他们相互还是充满敌意:“要不,晚上我们去徐家汇公园的大烟囱底下单挑?”  “单挑就单挑,谁怕谁?!”  一批客人离去了,他率先来到了大烟囱底下。那个地方也是他上午瞎逛时刚刚认识的。那是个开放式的公园,没有围墙,没有大门。饭店就在公园的西北角上。公园的西南角上,那个红砖大烟囱,高耸入云。烟囱上写有大中华橡胶厂的字样,显然这里过去是个工厂。当他刚刚到达大烟囱底下时,那个要和他决斗的小伙子也来到了他的面前。眼前的对手,高高大大的,一副结实的身板,像是一个练过武术的高手。他来不及多想,来不及犹豫。他合起双拳,做了个电视里经常看到的决斗前的手势,仿佛说,来吧!  让他意外的是,对方一再退让,居然没出一拳,就倒下了。  他们互报了姓名:徐宇。对方叫郁星星。  他们在大烟囱底下的栏杆上坐了很久,徐宇说自己没有亲人,他要叫星星为大哥。于是他们两个让大烟囱见证,成了拜把子的兄弟。星星大徐宇两岁,之前在老家当过三年的武警,本来老家湖北恩施的镇政府安排他一份稳定的工作,可是他选择了自己来上海闯荡。  星星说,从此以后,只要星星有口饭吃,就不会让小宇饿着。他从怀中取出一张照片,那是他穿着军装和父母的合影。他对小宇说,他的父母是世界上的父母,他们现在也是小宇的父母了,他们一定会像爱星星那样爱小宇的。他们发誓:他们将成为生死同盟的兄弟,让今晚的决斗成为过去,世界上不会有第三人知道他们曾经决斗过。  东方的曙光悄悄地照到了他们身上,今天是大年初一,星星上午十一点上班,小宇下午五点上班,他们相约下午五点在饭店见面。  星星像个大哥的样子,送小宇上了公共汽车。  在远去的公交车上,小宇透过车窗玻璃,看见星星扶着公交车车站牌在呕吐,于是他拨通了星星的电话:“哥,你怎么啦?我看你在呕吐。”  “没事,大概肚子饿了,有点恶心,没事的,你抓紧时间去睡觉吧。”  小宇从未有过的快乐,回去后久久不能入睡,想着不久他就可以搬出这个两条板凳拼起的小窝,他要和这个哥哥一起住了,心里就兴奋。他又想起了奶奶,在别人欺负他的时候,只有逃跑,他多想告诉奶奶,他如今不必逃跑,他有个哥哥可以依靠了。  迷迷糊糊中他醒了,这一觉睡到了下午四点,他得赶紧起来上班去,他要见到他的星星哥哥了。  来到饭店,小宇没见到星星。领班见他到来后说,让他马上换上工作服,说是今天人手少,让他手脚勤快点。小宇没见星星,心里纳闷,趁着换衣服的空隙打了一个电话给星星。电话了响了很久,终于有人接了,小宇没听见对方说话,就先叫了声哥,对方好像犹豫了一下,回答说他是白亮,是和星星住一起的,也在饭店跑菜。他拿着星星的手机,他待会儿要去火车站接星星的父母。他还说,星星去医院了,早上回来就呕吐。小宇心里着急,但他无法去医院,领班说他必须顶班。还好今晚不是太忙,小宇一心想着下班时一定要去医院,他要见星星,他要告诉星星,他有多想他。  终于熬到了下班,小宇去了中山医院。这时星星已经在重症监护室躺了十二个小时了。他的头颅被切开,刚刚从老家赶来的星星父母在走廊里相拥而哭,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星星因为骑自行车摔了一跤,而引发头颅内出血,生命垂危。  小宇没见到星星,看到星星的父母为儿子如此伤心哭泣,他真希望那里边躺着的是自己。他手里捏着那张星星给他的照片,他没和星星的父母打招呼,这个时候,他不知道该做什么,他很想上去劝慰他们,可他心里也很难过,怎么会的呢?星星可是他才认的哥哥呀!小宇悲痛欲绝,蹲在墙角哭泣起来。  这时重症监护室的玻璃门打开了,医生说病人不行了,让家属见一面。小宇尾随着星星父母进了门内。星星身上插满了管子,他面如死灰,呼吸机的声音或长或短,床头上方仪器上的数字在跳跃变化着。星星的母亲见状突然晕了过去,医生让他们赶紧离开病房。  不一会儿,医生出来宣布:郁星星因后脑遭重击,造成颅内大出血,医治无效死亡。  小宇不知道自己怎么从医院出来的。他漫无目的。昔日车流拥挤不堪的肇嘉浜路,如今空空荡荡,只有偶尔的小轿车在他身旁嗖嗖地飞速而过。他手中那张星星家的合家欢,被他捏皱了。小宇抚摸着星星脸上那一道道白色折痕,泪水又一次夺眶而出。  又到了徐家汇公园,又是那个公交站牌。早上小宇看见星星就扶着这个站牌在呕吐,饥饿的感觉他经历了太多了,但他从没像星星说的那样会饿得恶心呕吐。他抬头看了看那红砖大烟囱,顶部有个一闪一闪的信号灯在闪烁,像星星。那是不是哥哥的眼睛?是否在看着自己?马上又到子夜了,就在这个大烟囱脚下,他和星星在这里决斗;在这里结拜;在这里变成了亲密无间的兄弟。而此时,这段兄弟情感只仅仅维持了不到二十四个小时。  小宇坐在昨晚他们坐的栏杆上。突然,他的脑子里闪现出,他前进的那第三步。他本来已经放弃,知道自己不是星星的对手,他作好了被星星打趴下的思想准备。这一次他不再选择逃跑,他要自己光明磊落地面对。沉默,沉默以后的进攻,他再次挪动了大腿,向前,只向前了一小步。他看着星星倒下了,不是被他击倒,而是星星身后那一级的台阶。他的耳边又响起了医生说的那句话:后脑遭撞击。星星的仰天一跤和后脑遭撞击……  小宇明白了,是他自己杀死了哥哥星星。  苍天啊,请饶恕我吧!小宇跪在了大烟囱脚下,他想起了和星星的盟誓,不让第三人知道,他们曾在这里决斗。他知道自己无脸再见星星的父母,尽管星星说他可以把他们当作小宇的亲父母的。  霞光依旧灿烂着照亮了东方的天际,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市公安局区分局的办公室里,聆听小宇自首的两个警察不时地擦拭着眼角。  十几天以后的区法庭,小宇星星的案子次开庭。区分局的李警官和张警官也来了,他们陪同了星星的父母。小宇在庭上向星星的父母跪着忏悔,声泪俱下。之前,他们已去看守所看望过小宇,他们愿意原谅小宇。今天在法庭上,两位伟大的父母,请求法庭从宽发落,他们愿意接受小宇为自己的儿子。所有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他们纷纷起立,为他们鼓掌。  星星在天之灵,可以瞑目了。 共 382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痛的的主要症状
黑龙江男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好的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