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庆阳信息港 > 故事

争鸣杨排风三打西门吹牛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0:57:29

一  杨排风,今年三十来岁,皮肤白嫩,个头适中,眉眼清秀,属于那种在街上回头率很高的女人;她的性格,集南国女子的妩媚与北地女子之豪爽于一身;自幼喜欢舞刀弄棒,富有正义感,路见不平常常会拔刀相助,人送外号花木兰。喜欢看金庸的小说,对天龙八部中阿朱的易容术钦佩不已;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的功夫和易容术已臻化境。  在她居住的地方,有一家个人开的厂子,老板复姓西门,名吹牛。  西门老板主营服装,这几年生意红火,财大气粗,人送外号花心太岁,由此,就可见他的人品之低劣。  人的品质往往和相貌大相庭径,西门吹牛可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且身手敏捷,在他的身上,能找到西门庆的影子;今晚要是喝酒不多的话,我就百度他一下,搜搜他的祖宗是谁。  排风在西门老板的厂子里上班好几年了,锅炉房里工作,人称烧火丫头;还有个姐妹叫阿秀的,和她处的不错,有时间的时候,经常跟排风学学拳脚;他两个的工作是两班倒,关系好的就像是亲姊妹一样。  这天上午,排风去接阿秀的班,见阿秀眼睛红肿,像是刚刚哭过,关心的问她怎么啦。阿秀说:“刚吃了晚饭,西门老板来了,对我动手动脚的,图谋不轨;多亏被一个电话叫走了,要不然就被她欺负了,他说等我下一个班一定还来找我。”  说着说着,阿秀又哭了起来。  排风听说后满腔怒火,恨恨的说:“死阿秀,我教你的功夫,你都喂了狗吗,你不会和他打啊?”  阿秀哭哭啼啼的说:“排风姐啊,我也跟他打了,你知道的,我哪里是是他的对手啊,我想去起诉他对我性骚扰。”  排风说:“傻丫头,你起诉他,现在的世道有钱才有理;再说了,你告他骚扰你,你有证据么?你有证人吗?不要害怕,下一个班我替你,你就等着看他的笑话吧。”  西门吹牛和客户在酒店喝了些酒,司机把他送回了厂里;想起昨晚,被老婆的一个电话打碎的好事,对阿秀更是念念不忘,色心顿起,趁着酒意,摇摇晃晃的又到了锅炉房。  醉眼迷离的,只见屋内的阿秀是格外的迷人;虽然那个排风更能勾他的魂,自己也试探过几次,那可是一个惹不起的主;她巧舌如簧,被骂了个狗血喷头不说,还差一点被打残废;自己算是领教了真正的功夫,知道了她的厉害;因此,才把她安排在锅炉房里工作,没想到她还像是喜欢上了这份差事。  进了锅炉房,西门吹牛对排风说:“阿秀啊,今天你就从了我吧,要不然,没有你的好果子吃。”  说完,冲着排风来了一个饿虎扑食;排风施展凌波微步,拧身闪过;西门一下子扑了个空,还没反应过来,背上竟然挨了两掌,把他打了一个趔趄。  西门吹牛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感到略微的清醒了些,嬉皮笑脸的说道:“阿秀,一天没见,又跟着烧火丫头学了几招啊,来来来,大爷再和你拆上几个回合。”  只见那阿秀也不答话,揉身直上,双掌翻飞,刹那之间就把西门打翻在地;西门捂着活动的门牙,吃惊的看着阿秀说:“你、你、你怎忽然这样厉害了?”那阿秀更不作声,到墙角水龙头洗了几把脸,回过头来说:“西门,你醒酒了吗,睁大你的眼睛看看我是谁?”  西门吹牛简直是不相信自己的双眼,和自己动手过招的,竟然是杨排风。  西门早就领教过她的功夫,对于她的易容术只是风闻,看来确实可以是以假乱真;也该自己倒霉,要是不喝酒的话肯定能够发现破绽,怪不得她一句话也不说啊,原来是怕让我听出来。  西门长叹一声:“唉,败在你的手下,不冤。”    二  西门吹牛在医院里躺了三四天,吃了一个哑巴亏,还搞得有苦难言;自己心中在暗暗地发恨,到不了手的才是的,瞅准机会,一定要把阿秀搞定。  阿秀这几天老是感觉心里紧张,总觉得会出事,怕西门吹牛报复她;和排风说了,排风大咧咧的说道:“别怕,打他这一次,谅他应该也不敢了,发现有苗头,你就及时的和我说。”  过了一段时间,杨排风和厂里请了一周假,因为自己的弟弟结婚。  这一天上午,在家里的排风接到了阿秀的电话,听阿秀说西门又在打她的注意了,自己害怕的不得了。  排风想了想,说道:“这样吧阿秀,从今晚开始,我替你值班,家里的事情基本上也忙完了,再说我也确实的不放心你。”电话那头,传来阿秀感激的哽咽声。  替阿秀值班的第二个晚上,九点刚过,排风正在埋头工作,西门吹牛哼着小调,有恃无恐的走了进来。  西门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仔细的端详了杨排风半天;色迷迷的说:“阿秀,这次可不是那个烧火丫头了吧,过来,让西门大爷抱抱;不用紧张,这屋里噪音大,就算你喊破天也无用的,那丫头还要两天才来上班呢,这次,我看你还往哪里跑。”  排风厉声的说道:“西门吹牛,请你自重,人总不是畜生吧,再说了,善恶有报,你要是胆敢放肆,我阿秀也不是昔日的阿秀了,我跟着排风姐学的功夫,也不是吃素的,小心我把你打的满地找牙。”  西门吹牛冲排风双手抱拳:“好啊女侠,既然这样,我们就按江湖规矩行事,让我领教一下你的花拳绣腿吧;阿秀,你先出招吧。”  排风一看西门这次又走了眼,心里暗自得意;但是一看西门摆出的架势,那是正宗的南拳,长弓硬马,下盘稳固,;倒是不敢轻视了他,知道上一次自己是攻了他一个出其不意,这次,西门可是有备而来。  排风娇喝一声,使出了家传绝学杨氏八卦掌,两个人战在了一起。  两人刚交手,西门吹牛的拳脚尽往排风的敏感部位招呼,嘴里还在不干不净的说着;渐渐地,他感到不对劲,自己的每一次出招都被对方轻易地化解,而对方的掌影如雪,令人眼花缭乱。  战到二十个回合左右,西门吹牛发了狠,拳脚生风,拿出了拼命地架势;排风一看机会来了,乘着西门心浮气躁,双掌一引一带,左脚轻轻一钩,四两拨千斤,西门吹牛像一只死狗,呯的一声摔出了一丈开外;排风纵身而上,一只脚踩着西门的肩膀,把他狠狠地痛揍了一顿。  西门吹牛一只手捂着腰,一只手拿着自己的两颗门牙;哆哆嗦嗦的说:“好阿秀,我算是服了,你的功夫,长进的可真的快啊,哎,哎吆,好痛啊。”  杨排风得意的一笑,娇声说道:“西门吹牛,没想到吧,本姑娘学的声音也惟妙惟肖吧,哈哈,瞪大你的狗眼,容我洗洗脸,你再看看我是谁。”  西门吹牛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真是瞎了眼啊,排风,姑奶奶,麻烦你打电话让司机过来,先把我送到医院里去吧?”  只一会的功夫,厂里的救护车拉着长长地笛声,一溜烟朝医院开去了。    三  西门这次被打散  嘴里少牙说话喘  双眼眯缝两腮肿  直叹自己走了眼  挨了揍,  丢了脸;  吃了大亏无处喊  就像哑巴吃黄连  见了阿秀急忙闪  纵然阿秀对他笑  西门也没豹子胆    医院一躺一百天  伤筋动骨活动难  绷带缠头头欲裂  钢针锁骨骨已断  脸上留伤疤  一排叉叉线  厂里有事没法办  无颜见人羞露面  怕老婆潘骚骚  幸灾乐祸来揭短  更深夜黑扪心问  怒其不争悔连连  梦里学会绝世功  打得排风娇声喊  南柯一觉醒  长吁又短叹  两手轻轻拍  哎吆吆,咋忘了  腿上还打着石膏板  杨排风替阿秀出头,连着打了西门吹牛两次,也是颇为得意。阿秀对排风说:“姐姐,这次你不应该露出真面目,就让西门以为是我揍得她,那样的话,西门以后就不会敢骚扰我了。”  排风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早晚会知道的;我猜,西门吹牛这次会老实一段时间的;他若是胆敢再找麻烦,我会有法子保护你。”  排风揍西门,快意恩仇,合厂职工皆高兴,都说善是恶有报。  再说西门吹牛,经此一战,在人前是信誉尽失。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西门吹牛想:欲想得到阿秀,必须要先把排风摆平。于是他遍访名师,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狠了心持之以恒;练了三年,功力大进,自觉可以胜得过排风了。  三年的时光,弹指之间;西门见了阿秀果然是中规中矩,以至于阿秀以为西门改好了。  这一天,阿秀正在工作,西门吹牛摇摇摆摆的来了;这一次他趾高气昂,充满自信,对阿秀说:“阿秀,西门大爷让你过了三年的安生日子,该知足了吧?”  阿秀一看西门的眼神,战战兢兢的说:“西门老板,我不懂你说的啥意思?”  西门吹牛嬉皮笑脸的说:“阿秀,不要紧张,大爷这次来,是叫你和排风捎个信,我要和她比武,要是我赢了,你们两个,嘿嘿、嘿嘿,大爷我不用说多了吧?”  西门吹牛正在说着,恰巧这时排风来了,排风厉声说道:“好你个西门吹牛,你的皮又痒痒了吧,好,我应战,要是我把你打败了,你说咋办啊?”  西门咧嘴一笑,嘴里的两颗金牙闪闪发光:“臭娘们,大爷我今非昔比了,还不乖乖的投降;大爷金口玉言,如是打不过你,我自此老实做人,给你们两个提工资,换岗位,怎样?”  杨排风嫣然一笑,把个西门吹牛都看痴了;只听排风说:“就依你说的,这个周末下午,我们在锅炉房前面的空场比试吧,让厂里的工人一起来看看,也好作个见证;西门吹牛,你准备好救护车,免得和上次一样,还要麻烦我。”  西门吹牛气的脸都紫了,恨恨的说道:“一言为定,到时,还不一定是谁用救护车呢。”  周末下午三点,锅炉房前空地上,挤满了观战的工人。  有的人在等着看西门吹牛的热闹,也有的人在为杨排风捏了一把汗,毕竟大家都知道,西门发奋苦练了三年,到底谁能笑到,还是个未知数。  西门吹牛和排风站在场地的中间,对大家抱了抱拳,两人分别把原先的约定重复了一遍,然后,拉开架势,斗在了一起。  排风一身红色的短打扮,俏小玲珑,干净利落;西门吹牛赤着上身,黑色练功裤,身上肌肉发达,也煞是威风。  动上手,两人都不敢大意,一触即分,都在相互试探对方的虚实;斗到分际,只见一黑一红两团影子翻来滚去,拳脚呼呼生风,令人眼花缭乱。    怒火满腔惩凶顽  女中排风赛木兰  双掌飘飞漫天影  一声娇喝挥粉拳  乱花渐欲迷人眼  太极八卦非等闲  借力打力挪闪展  四两千斤巧周旋    西门更是不一般  状若疯虎下南山  拳风呼啸落秋叶  掌气纵横人胆寒  沉弓坐马下盘稳  鹞子翻身三连环  苦练几载今释放  拳脚功夫定方圆    翻翻滚间滚,两人斗了几十回合,不分胜负。西门吹牛气喘吁吁的说:“排风,停停。”  杨排风:“怎么,你认输了吧?”  西门吹牛:“你想的美,我看咱二人拳脚上的功夫半斤八两,再打一天也是不分输赢,我们用兵器吧,你敢吗?”  杨排风:“好啊,奉陪到底,那我就让你我们杨家烧火棍的厉害。”  西门吹牛轻蔑的一笑:“哈哈,看来,你把烧锅炉的家什也要用上啦。”  阿秀拿着一根六尺来长,黑乎乎的棍子,递到了排风手里、排风说:“西门吹牛,亮兵刃吧。”  西门吹牛拿着一把亮晶晶的宝剑,说道:“杨排风,害怕了吧,你现在认输还来得及。”  杨排风也不答话,舞动烧火棍就和西门战在了一起。  好一个排风,把烧火棍使得像一团旋风似地,端的是水泼不进;只见棍影如山,团团逼向西门吹牛。  西门吹牛打起精神,使出浑身的解数,但还是左支右绌,闹了个手忙脚乱;根本看不清哪是人,哪是棍;才接了几招,手中的剑就被烧火棍磕飞了。  西门吹牛一看不好,才想出言告饶;但排风哪会给他开口的机会,烧火棍劈头盖脸的打了过来,只那么四五下,西门吹牛就已经瘫在了地上。  这一次,西门吹牛是彻底的被打服了,知道自己就算是再练,也胜不了杨排风的烧火棍。  西门吹牛只好又唉声叹气的说:“姑奶奶,我算是服了,你就饶了我吧,你看我容易吗。救,救,救护车。” 共 442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物理治疗早泄方法有哪些
昆明治疗癫痫好的研究院
癫痫治疗有效的方法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