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庆阳信息港 > 养生

摄政长公主

发布时间:2019-06-21 17:50:45

乾元殿内,闲杂宫女太监都被赶出殿外,里面只有赵德丰一个老奴才伺候着。“你穿不穿?”李铎手里拎着一套象牙白的精致西装,一脸严肃的看着他形影不离的内大臣卫侯爷。“陛下,这衣服怎么看怎么别扭,臣身为一名武将,还是不要穿了吧。”“你不穿?”李铎淡然冷笑。“陛下……”卫奕星敏锐的直觉告诉他陛下生气了。果然,下一刻,李铎挥手把那套价值连城的衣服丢到地上,转身吩咐赵德丰:“服侍朕更衣。”赵德丰担心的看了卫侯爷一眼,小心翼翼的上前去服侍着陛下脱下赭色的龙袍,然后里面象牙白的的茧绸中单,,连那件白色的茧绸大裤衩也脱了下来。自始至终,李铎都背对着卫奕星。赵德丰拿起一件白色的极短的三角形裤衩给陛下穿上,然后拿过那件熨烫的笔挺的黑色裤子。李铎却自顾拿起那件白衬,手指在笔挺的领子上轻轻地拂过,然后满意的微笑,伸手把衣服穿上。卫奕星一动不动站在那里看着他优雅的动作,只觉得嗓子眼儿里烧起一把火。眼看着李铎把那身黑色的西装一件一件的穿起来,别上蓝宝石领针以及袖口,,一顶黑色的礼帽戴在头上,遮住头顶的独髻,只留下那张白皙如玉的容长脸,那双黑宝石一样明亮的大眼睛在礼帽的帽檐下,一个冷眼扫过来,扑朔迷离,勾魂摄魄。让人心头一颤。换好装束的皇上在经过卫奕星的身边时,丢下一句话:“不换那身衣服,你就给朕乖乖地呆在这里,不许出这乾元殿的门。”“唉——陛下!”卫奕星急了,忙追上去一把拉住了皇上的手臂。赵德丰吓了一跳,但还是没敢说啥,只欠了欠身缩进角落里,尽量减少存在感。“干嘛?想好了?”李铎冷眼看着卫奕星。“陛下,你怎么能这样出去?你这……”“朕怎么出去还要听你的命令啊?”李铎冷笑着拿出了皇上的款儿来。卫奕星倒也不惧怕,只是叹了口气,说道:“不,不是。你出门,臣得护驾啊。”“你不换衣服,今天休想跟我出门。”李铎固执的说道。“好吧。”卫奕星点头,毕竟换衣服和陛下的安全相比,一点也不重要。换就换吧,明天成为帝都城的焦点又怎么样?陛下的安全是位的。“可是,我不会穿这个……”卫侯爷从地上捡起那套象牙白的西式礼服,为难的看向李铎。李铎笑了笑,朝着角落里的赵德丰挑了挑下颌:“老赵,出去。”赵德丰躬了躬腰,无声的退了出去。李铎上前去从卫奕星的手上接过衣服,看着他笑得暧昧异常:“我来帮你啊。”卫奕星觉得嗓子眼的那团火都能顺着鼻孔冒出来了。九五之尊亲自给宽衣解带,把他脱得一丝不挂,然后再把崭新笔挺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替他穿在身上。,同款同色的领针和袖口仔仔细细的别再领尖和袖口,一定象牙白色的丝缎礼帽遮住了头顶的独髻。“真帅。”李铎的双手搭在卫奕星阔朗的肩膀上,由衷的叹道。“湿……帅?”卫奕星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帅,就是俊,好看的意思。”李铎一边看着卫奕星的眼睛说话,一边缓缓地凑上去,微微扬起头,一点一点的贴上去,直到他的鼻尖抵住他的。两个人的呼吸都粗重起来,一个人呼出来到气息被另一个人吸进肺里,再被呼出来又被他吸回去。是真正的鼻息相缠。卫奕星缓缓地抬起手顺着李铎的肩膀缓缓地往上移动,轻轻地捧住了他的颈侧,然后低头,似是着魔一样,轻轻地含住他那两片浅绯色的薄唇。李铎也伸出手去环上他劲瘦的腰身试探着回吻他,直至忘情。大殿里像是燃了一团火。卫奕星只觉得自己被加在火上炙烤,贴身的丝绸衬衣黏在身上,捆缚般的难受,于是他放开李铎,伸手去解自己上衣的扣子,想要释放,想要解脱。李铎却忽然放开了他,握住了他的双手:“不行不行不行……等等,等一下。”“不去了!”卫奕星哑声说道。“不行不行……”李铎用力握住他的手,深吸了一口气,稳住心神,“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必须去。”“不就是证个婚么?”卫奕星不满的皱眉。两个人现如今是干柴浇油点烈火,终于摸上手了,怎么肯能半途放弃?会出人命的好吗?!“不,不是证婚。”李铎上前去捧住卫奕星的脸狠狠地亲了一下,沉声道:“我们也去结婚。”“结……结什么?”卫奕星当场傻掉。李铎邪气的笑了:“怎么样?敢不敢?”卫奕星看着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忽然也笑了:“有什么不敢?陛下敢,臣就敢。”“走。”李铎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礼貌扣在卫奕星的头上。“走。”卫奕星一把抓住李铎的手腕,大步流星走到大殿门口,伸手,吱嘎嘎拉开沉重的殿门。外边灿烂的阳光一下子照进来,眼前光芒万丈,应着浮尘飞扬。西洋教堂提前三日就被里里外外打扫干净,李钰亲自出马布置,白玫瑰和粉玫瑰配上白纱帐幔以及粉色丝绸结成的绣球,把庄严的教堂装点得浪漫而华丽。上官默成婚的事情没有给朝中任何大臣发帖子,前来祝贺的也只有李钰夫妇,韩岳夫妇以及花满楼等这些曾经同甘苦的人,连韩胄杨时昀等人要来都被李钰给挡了,只说:你们若是觉得过意不去,回头悄悄地送点贺礼过去就成了,人家洋教堂的礼堂里可不好出现咱各部大臣——这若传出去了,洋教岂不被误会成咱大周的国教了?于是,韩胄等六部大臣们都没去凑热闹,大家只商量好了等晚上的时候瞧瞧去上官大人家讨杯喜酒吃,并顺便送上一份贺礼也就算是了一庄心愿了。观礼的众人各自到位,花满楼悄声问身后的元宝:“长公主呢?怎么还没来?”“一早就来了,这会儿可能是在里面休息呢。”“谁在旁边守着呢?”花满楼又不放心的问。元宝轻笑:“西南王的人负责今日的防卫,花爷您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别大意了,陛下可能也会来,还是派人四处看看吧。”“陛下来的话,自然有卫侯爷负责防卫,咱们今儿就只管安心的观礼就好。”……在座的众人都在等待时交头接耳时,角落里一声低沉的琴声打断了众人。“哟,这什么乐器,怎么是这个声音?”韩岳低声问身边的西月。西月轻笑道:“这是钢琴——你看,是长公主在弹。”西月示意韩岳看那个坐在钢琴跟前身穿宝蓝色闪金鱼尾礼服的女子。“啊——”韩岳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真的是长公主,只是她今天的装束很是奇怪:发髻也没梳,一头长发瀑布般的垂在背后,一直垂过身下的凳子,几乎逶迤到地。头上别了一个蓝宝石发箍,配着同样款式的耳坠,项链。当然这些都不稀奇,稀奇的是,长公主居然露着双臂!她居然穿了个没有袖子的衣裳!那衣裳却有极长的裙摆,像是一层层的花瓣一样散在地上,而裙子的腰身却是紧贴在身上,完全显露出她妙曼的身材。韩岳倒吸了一口气,咬牙道:“王爷怎么会准许长公主穿成这样?!”西月轻笑道:“有什么不可以?我也定做了这样的一套礼服,只是裁缝太忙了,竟然到现在还没做好,只好等中秋节再穿了。”“不许穿!”韩岳愤愤的低吼。“为什么不许穿?”“没有为什么,我说不许就不许。”“你可是长公主送我的,你不许穿,我回头告诉长公主。”“嘶——我说你!”韩岳愤愤的扭头瞪过来,看见西月高高崛起的嘴巴又瞬间换了笑脸,“穿也可以,只能在家里穿给我一个人看。”西月抬手把韩岳的脸推正,低声叱道:“闭嘴吧你,新郎官儿要出来了。”随着长公主亲自弹奏的乐曲(是的,李钰弹得是婚礼进行曲,只可惜礼堂里的观众们都不懂),身穿白色西式礼服的卫侯爷代替卓玛的娘家人(卫侯爷也不肯,但陛下坚持要这样,为了早点完成任务赶紧的回宫,侯爷也只好忍了)缓缓地踩着红地毯从教堂门口走向主席台。而同样穿着一身黑色西式礼服,一个有金线刺绣一个知识素面锦缎的两个翩翩美男子则站在牧师旁边,等着那穿着白色礼服的两个人走到近前,上官默上前一步接过自己的新娘,卫奕星则闪身站到李铎的身旁。那悠扬而庄严的曲子方渐渐地收住。牧师按照寻常惯例,询问:“尊敬的先生,你愿意娶你身边的爱人为妻,并给她以丈夫的呵护,不管年轻还是衰老,健康还是病痛,都爱她,陪伴她,始终如一吗?”当然,牧师这段问话也是皇帝陛下特别交代的,他没有提上官默的名字,也没有提卓玛郡主的名字,只是问‘尊敬的先生’。在座的众人基本都不懂得这西式婚礼的规矩,唯二知道的两个人一个故意而为,一个有心纵容,姐弟两个目光悄然相撞,各自闪过一丝笑意。上官默回头看了卓玛一眼,方朗声回答:“我愿意。”旁边,李铎悄然伸出手去攥住卫奕星的手,得意的看了身边的人一眼,以薄唇轻启,以仅仅两个人听见的气息说道:“我愿意。”卫奕星顿时恍然,麦色的脸膛立刻浮起一片红晕,双颊如火如荼。牧师满意的问另一个:“尊敬的女士,你愿意嫁给你身边的爱人,并给他以妻子般的温暖,不管年轻,衰老,健康还是病痛,都爱他,体贴他,直到终老吗?”卓玛微笑着看了上官默一眼,朗声回道:“我愿意。”李铎攥了一把卫奕星的手,以唇语问:“你愿意吗?”卫奕星红着脸咬住了嘴唇,恨不得把嘴唇咬出血来。——你愿意吗?李铎狠狠地掐了手中粗糙的掌心一下。我愿意。卫侯爷囧的要死,但还是以唇语回了三个字。李铎满意的微笑,又轻轻地捻了一下卫奕星的手心,然后默默地放开。“现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牧师宣布。礼堂里,顿时哗然一片。闹洞房的戏码大家都不稀罕,可是在这么大庭广众之下,新郎官儿吻新娘子的事儿可是头一次。上官默的脸噌的一下子红了,他转头看向卓玛,似是有些无措。卓玛却大大方方的笑了。众人的欢呼声中,新娘子上前一步攀上新郎的肩膀,然后踮起脚尖,隔着朦胧的头纱,吻上了新郎的唇。“吼吼——”“嗷——”“再来一个!”“亲上喽!”礼堂里爆出一片欢腾。“走,回去。”李铎伸手拉住卫奕星,趁乱闪身从钢琴后面的小侧门出去,两个人一路飞奔出了教堂,在西南王府影卫的注视下钻进一辆华丽的马车,扮作车夫的赵德丰慌张的扬起鞭子,赶车匆匆往皇宫的方向疾驰而去。看着消失在视野里的马车,影卫竹影捻了捻手指,轻声笑道:“果然是,春风得意马蹄疾。”------题外话------亲爱滴们,看完之后别忘了移驾新文《吃货小郡主》哦!新文初开,特别求包养,求收藏,求评价票!谢谢亲爱滴们的厚爱,么么哒~.........</P>

浙江白癜风专科
三明好的专科治疗白癜风
中卫牛皮癣专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