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庆阳信息港 > 养生

异次元超进化 第三零三章 使者降临(一)

发布时间:2020-01-16 23:14:45

异次元超进化 第三零三章 使者降临(一)

可突然,他话音刚落,整个先天灵阵就爆碎了。

“轰!”

灵阵爆碎,无数道能量气团,在空中漫天飞舞,越来越小,越来越小,逐渐消散。

潘勤瞬间被这股气息冲击得倒飞。

同一时间,一道雷电猛然包围了天海和姚琳,为他们挡住了能量的冲击。

先天灵阵已经破碎,石板小道还有两边绿木纷纷消失,此地再次归为现实。

只见大地之上,满目狼藉,众多林木爆碎,台阶已经有多处坍塌,方圆数百米之内,恢复到原有的死寂。

潘勤倒在地上,身前的衣裳沾染了鲜红的血迹,嘴角还有鲜血流下。

见先天灵阵已破,他气急败坏,连吐了数口鲜血。

潘硕这时也意识到状况不妙,立刻停下激战,冲到这里。

顿时,眼前的这一幕令他无法想象,自己好不容易摆出的一个先天灵阵阵,竟然这么被轻易的给破解了。

一眼之下,他扭过头,转眼看到那个平凡的老头,震惊的目光,瞬间变得无比惊骇。

“你是......雷神殿的使者,余天翁!”

潘硕对这个人似曾相识,声音开始变得颤抖起来,眼中充满了恐惧。

要知道,御雷门之上,是雷云之巅,雷云之巅之上,才是雷神殿,余天翁作为雷神殿的使者,实力自然是非同一般,在御雷门的地位同样也是极高的。

殿主此刻,整个人犹如一个巨大黑洞,表情异常冷漠,看到这个雷神殿的使者之后,身形一闪,已然到了老者面前,单膝跪下,双手抱拳,非常尊敬的说道,“拜见雷神殿使者。”

“什么,他是雷神殿的使者,雷神殿的使者怎么会这么轻易就现身,按理,雷神殿一出,定然会是排山倒海,轻易就能覆灭一个大家族,”天海凝视着眼前的老者,用一种疑惑的语气,说道。

届时,轩辕衡从先天灵阵中逃出来后,也赶到了这里。

当他看到余天翁时,立刻双膝跪在地上,而且还拉着天海和姚琳一同跪下,“弟子轩辕衡,拜见雷神殿使者!”

潘勤望了眼前这个看似平常却略带仙气的老者,膛目结舌,一脸的难以置信,同样急忙下跪,因为他们知道,就算是十个自己,也不是雷神殿使者的对手,“拜见太上长老。”

这时,一脸呆滞的潘硕这才开始乖乖的走上前,犹如一条温顺的小绵羊,给使者行礼,因为他知道自己这次碰上了最不该碰上的人,自己极有可能会因此遭到覆灭,所以才故意拖延一点时间,想尽一切办法脱身。

“御雷门和雷罚殿被你们搞成什么样子了,乌烟瘴气,尽是蛇鼠。”

余天翁怒哼一声,浑浊的目光尽是不满。

“不知使者这次突然前来,是有何差遣呢?”潘硕如同一条听话的下人一般,语气态度和刚才打斗时判若两人。

“我早就来了,一是来看看御雷门和雷罚殿的状况,二是想要看看谢天海,”老头笑道,露出一脸慈笑。

“噢?想不到谢天海的名声竟然传到了雷神殿,真是可喜可贺,”潘硕极其虚伪的说道。

“这只不过是御雷门的师尊在半月前跟我提起的,”说到这里,余天翁,眼睛逐渐眯了起来,用他非常犀利的眼神盯着天海。

此时,天海就站在老头的旁边,嘴巴大张,几乎能够放进一个鸡蛋,膛目结舌,目瞪口呆,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弟子......见过雷神殿使者!”

天海显然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位看似普普通通的白须老人,是雷神殿的人。

余天翁看到天海后,哈哈大笑了几声,抚了抚胡须,说道,“当初师尊王重跟我提起你时,我还真是不信,他说御雷门又找到了一个雷源体,只是屡屡遭到排挤,恐怕是很难进入阴火试练塔,更别说是进入雷云之巅了。

说实话,雷源体说是极其稀有,此话不假,但御雷门上千年来,也找到过不少,我还从来没见以往的哪一个师尊曾说出如此惊叹的话,那时我就好奇,想要来看看。

但想不到你竟然能把雷力练得如此纯属,果真是不凡,而且以你的修为和雷力的熟练度,已经足够满足进入阴火试练塔的条件。”

天海挠了挠头,虽然有些事并不是很清楚,但也有些尴尬。

但惊讶之下,一个无意间的轻微的动作,让他痛的龇牙咧嘴,可想而知,天海的伤势已然非常严重,姚琳立刻他起身,可姚琳也伤的不轻,只是她觉得自己这点伤和天海相比,根本不值得一提。

余天翁此时将目光落在潘家二人身上,脸色一沉,眉间紧锁,语气忽然变冷,说道,“你们潘家再怎么说,也和御雷门的关系好了将近百年之久,如今的潘家却被你们搞得乌烟瘴气,现在竟然胆敢跑到雷罚殿前撒野,你们把雷罚殿当成是你们潘家的后花园,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吗?”

潘勤自然是不敢再吱一声,只是目光慢慢转到潘家老爷身上。

而潘硕更是冷汗直流,低着头,不知该无法辩解,回想起自己刚才的一番狂言,真担心会被眼前的使者听见。

别说是雷神殿的使者,就连雷云之巅里的每一位雷源体,潘硕都未必能一对一敌得过,更何况是雷神殿的人,更是实力强大,高深莫测,如深渊如瀚海。

潘硕此刻连一点反抗的念头都消失了,现在的余天翁看似很和善,但实力已经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杀伐果断。

想到这,冷汗早已打湿了潘硕的全身,自己只能躬着身子,一动不动,任由一滴滴热汗顺着额头低落而下。

“潘硕,如果我今日真的宽恕你们,他日你们定然会再次闹事,这件事我无法袖手旁观,你清楚吗?”余天翁叹息道。

潘硕胆颤心惊,低头一语不发。

“哎,我老了,不中用了,御雷门的事情,原本也不该有我直接插手,你们二人还是亲自去雷罚堂接收惩罚,面壁思过吧。”

武汉民生医院可靠吗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朱绿绮
滨州最好的妇科医院
呼和浩特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
沈阳癫痫病最正规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